淺色之緋

瀛洲刀剑志(1.1)

闻说当日东南地陷,聚水成渊。有五座仙山浮于此上,其一名曰瀛洲。复不知多少年后,瀛洲有一时之政府,以刀剑为体,化为灵祇,用之以斩崩篡时序之匪。今一少年,蒙其召集,聊充管理之职,就任“审神者”。
此少年者,其名亦不知为何,我等大可以同其刀剑,称之为阿卤鸡。阿卤鸡年芳二八,端的是姿容华赡,昳丽逼人,有词为证:
(词阙,待补)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阿卤鸡来到就职之地,呵,端的好大院子,真可谓“柳细花繁池清浅,檐啄廊迴庭院深”。内中有狐狸五只,翘首似待人也。
“公既来矣,何不进门?”其一狐狸张口言道。@
阿卤鸡大惊。原来此中狐狸乃是灵狐,其总名为“狐之助”,乃时之政府派下,以备审神者咨询,夹辅管理之用。
于是这般这般解释与阿卤鸡听知。入得内室,诸人坐定。

月神節的禮物

卡爾達跳過。
黎雲恪:嗯,月神節的禮物嗎?沒有交好的隊伍呢,所以沒有準備。(笑)
玉城:哼哼,早就準備好,給各位前輩老師們的禮物,都是我精心挑選的簡單大方而不失身份的難得之物,特別是劍聖前輩和紅老師,絕對會很滿意的。
威娜:啊,又到了這個美好的節日了。據我聽說啊,有說這個節日送禮物的傳統是來自這樣一個故事哦。從前山中有一名少年,暗戀教他打猎的前輩,於是在這一天夜裡邀請他來到桂花樹下準備告白,但是太害羞了,一時情急就摘了一支桂花送給了前輩,於是第二天呢,前輩就……唔唔唔(被玉城捂嘴帶走)
梅露露:月神節的禮物?這種事(臉紅)專注修煉的我從來沒有關註過啊。不過現在的話,如果可以的話,有人,我是說有人,能因為收到我的禮物而高興就好了。(臉大紅)就是這樣啦,不許笑,再笑我要拔劍了!不許笑啊!
里維斯:庫呼呼,年輕人的節日呢,真好啊,讓我這個老頭子也回憶起以往呢,一年一度的重要日子,總之大家都要加油哦!
奎妮芮:絕對做好萬全準備了哦,畢竟大家都是商會的潛在客人呢,不好好結交可不行呢~(甜美微笑)
斯柏司:哼,愚人的玩鬧。(冷笑)不過奎妮芮小姐的話,確實是世上無論何種珍寶都無可與之相襯的妙人啊,讓人不知道送她什麼好呢。
菲利普:我說啊,庫塔,鮮花襯美人,這一捧金刺緋綺玫瑰,梅露露公主絕對會喜歡的吧!
庫塔:當然了,殿下。(摸頭憨笑)
菲利普:嗯,作為我的女人,當然要感恩戴德的接受我的禮物,哈哈哈哈~
妘雪裳:萬歲!今年的終於不用參加月神祭禮,可以好好玩一場呢,青棠,我好期待呢!
杜青棠:您的笑臉就是我最好的禮物了,殿下,我一定會讓你盡興的,敬請享受吧!
澤爾摩德:說起來北方的話,月神節的禮物並沒有這種曖昧的含義呢。大家都是送禮給一年來照顧幫助自己的人呢。大概在寒冷的地方,為了生存下去,人們更關心集體的團結吧。(摸下巴)
佩林斯多根:哈?麻煩死了,和劍術戰鬥無關的事不要問我!
主人公:原來你們八月十五也過節啊。禮物的話,老師一定要的,黃毛那傢伙的也少不了啊,還有阿爾他們的,梅露露公主和劍聖前輩,澤爾摩德先生,玉城先生和威娜小姐,多爾克和費麗莎,雪裳公主和她的執事,還有小哈布的,對了,沃格美小姐一定也會送的,不回禮不行,啊,我有那麼多錢買禮物嗎!?(絕望抓頭)
蕾拉:我可不是收到禮物就會心
跳半天的小女孩啊,不過問這個,確實讓我想起以前還在學院的時候……(突然笑)怎麼,還想聽下去麼?
緹琳詩:我還沒到可以互送禮物的年紀啦!(臉紅)真是,真是傷風敗俗的節日!
茹:默默把準備的禮物藏到身後,一臉失落)
多爾克:在我的家鄉,月神節大家互相送的只有糖,我這次也帶了很多呢,很甜的甘蔗和椰子的糖哦,嘗嘗看吧。(爽朗的笑)
費麗莎:沒有什麼心情過節呢,抱歉啊,在找到妹妹之前。
阿爾菲斯:海族的話,月神節是比太陽節更隆重的全年最大的節日呢,禮物的話,姐姐們每年都會收到大量的珍珠呢,真不知道拿去做什麼了,難道磨成珍珠粉了?(黑線)
納蒙特:這個節日當然是要和最愛的人一起度過啦!我的禮物也只會給我共約生死的同伴們,泛泛之交是享受不到啦。(哈哈大笑)
哈布:月神節是很棒的呢,禮物啊什麼的,哈布都能感覺到哦,是大家的愛呢。(可愛的微笑)
露娜:要幫哈布大人准備禮物的我可是很忙的,卡羅格,列勒涅,你們這幾個傢伙,快來幫忙啊!
伊萬:喲,不錯的娛樂呢?嘛,該給哪個有趣的小可愛禮物呢?苦惱啊苦惱~
尤莉希娜:死亡即是神賜予眾人的最高禮物!
翡妮哀卡:糾葛纏身,愛而不得,想想有人遭遇這種情景就讓妾身興奮起來了呢~吶,貝妮莎,你說,有人會送妾身禮物麼?
貝妮莎:回稟大人,屬下不知。
翡妮哀卡:還是那麼無趣啊,貝妮莎~
伊利亞斯:感謝大家這段時間的幫助和鼓勵,小小禮物實在不能表達我的謝意,艾龍,崔利斯,阿雅,如果沒有你們,我真不知道我還能否走到今天,謝謝。
艾龍:伊蘭,你最想謝的還是他吧,嗯?我沒說錯吧。
伊利亞斯:(臉微紅)確實,這次多虧了他呢,遇見他實在是我的運氣啊。希望他會喜歡我的禮物。

遲到的紀念,比珠珠來得早Orz

秋日幽思

秋深此國無紅葉,爛漫山花竟滿蹊。吾意徘徊何處止,隨波遠溯萬安溪。

月色下的新人鎮守府(1)

“呀呀,失禮了,請先坐下來再談吧。”正在磨製抹茶的三日月宗進抬起頭來,笑瞇瞇道。
鬼谷進前坐下,他現在還有點搞不懂發生了什麼。
一杯抹茶被推到他的身前。
“不介意的話,請先試試我的手藝,再由我為你解惑吧。”
抹茶,正宗的是這樣子的嘛,怪怪的,鬼谷邊喝邊這麼想到。
接著兩人一問一答,把時之政府,審神者,刀劍相關之事說了個大概。
“於是作為無辜的初心者的補償,就由我天下五劍之一的名劍三日月宗近來擔當初始刀劍了。”
“原來如此,那麼,三日月先生是很厲害的咯。”
“哈哈哈,主上過譽了,我已經是個老人家啦,不值一提了,哈哈哈,不值一提了。”
鬼谷撓了撓頭,“那麼,接下來,我們應該做些什麼?”
“先去锻刀吧,主上,老人家還是希望生活有人照顧為好呢,哈哈哈。”三日月宗近一邊笑著建議,一邊試圖擦拭袖子上沾染的抹茶污漬。
看來是呢,鬼谷暗暗點頭。

由三日月帶路,二人來到鍛造室。
“主上,要放入多少資源來鍛造呢?”
“這,你問我,我也……對了,有沒有什麼可用的公式呢?”
“all350,您看如何?既不會太多,也有可能鍛造出比較強力的刀劍男士。”
“嗯,那麼拜託你了。”
然後鬼谷就一臉茫然地看著三日月和一個不知道從哪裡鑽出來的小人交代了幾句。
“那個,三日月,這是誰啊?”
“這是刀匠哦,鑄造刀劍可要拜托他呢。”
“額,你好。”鬼谷從善如流地和這個小人打了個招呼,雖然臉上的表情有點僵硬。
小人矜持地點一下頭。

橙紅色的火焰逐漸變深,搖曳著。
鬼谷的心也隨著火光而跳動,他緊張地抿了抿唇。